正好来得及

谁也在做一个看来傻傻的梦


餐厅的包厢,是易烊千玺帮忙订的。

像以往的很多次一样,如果这场相亲难以收场,那么一条微信易烊千玺就会过来解救。

对面的姑娘青春美丽,半低着头慢慢搅动咖啡杯中的勺子,绕着杯壁,一圈一圈,清脆规律的叮当声适时稀释四处漫延的沉闷。

我扫了眼手机上的时间,18:35。

这个点我原本应该在练习室挥洒汗水,距离TFBOYS巡回演唱会也没几天了,每分每秒都很宝贵。然而,我的——以介绍对象为毕生追求超热心超慈祥——大姨的一个加急来电,让我此刻坐在了这里。

我清清嗓子,心下盘算最好速战速决,赶快回去训练,“你好,我是王源。”

让我们思考一下,这种时候,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相亲的时候,一方进行完自我介绍的时候,接下来该怎样?

普通模式:你好王先生我是xxx认识你很高兴~

顶多疯狂模式:啊啊啊源源我是你粉丝儿娶我立刻马上!

我自认还算机灵,超出这两种模式别太多也能掌控。

但是,当这姑娘冲我露出大白牙笑嘻嘻的说“源哥你好,我是千源党哦”,成功令我以一种极富戏剧性的效果喷出口中咖啡。

这就很尴尬了。

我思考了几秒要不要现在就让易烊千玺过来护驾,但是一来这位千源党姑娘很可能会见到我俩同框之后疯掉二来易烊千玺知道这里的情形后会无情嘲笑我,所以我的决定是,抽出几张纸巾擦着面前的咖啡渍,拼尽多年功力,绽放微笑:“那个,张小姐很坦诚啊。”

“我姓李。”

“不好意思,李小姐。”

“没关系。我是不是吓到你了源哥?”

我抽搐着嘴角说没有没有。

李小姐很担忧,“可你的脸都白了。”

“呵呵呵我本来就白啊。”我摸了摸脸,感到一阵心虚。

首先,我的皮肤早已没有小时候那么白,成年以后我就不怎么注重防晒了,大概是跟易烊千玺学的,从小到大他一直给我灌输是男人黑一点才帅气的典型易式观念。

其次,我得承认,我对易烊千玺,的确有些见不得人的想法。要说这年代,喜欢一个人也没啥,可这事不大不小总归是个秘密。既然是秘密,就有它的私密性。总不能咋咋呼呼到处跟人说,嘿哥们儿你知道不我喜欢易烊千玺。

总结下来,平时保守这个秘密已经很艰难了,此时此刻面对一位可爱的千源姑娘,我,大写的心虚。

怀着沉重的心情,面前的高档咖啡被我搅得如同和稀泥。

好在李小姐不多纠结这点,而是兴奋的吐露心声:“源哥,你知道吗,我觉得你和千玺,一个阳光无敌,一个闷骚内敛,真的超级配。”

“啊原来我们是这样的人……”我呵呵一笑。

“不过源哥,我真的很想知道,你们有没有在一起啊,我保证不说出去。”

可能人被雷劈着劈着就会习惯,面对这样的连环轰炸,我逐渐进入一种向死而生的境界,外在表现为顶着看透世事的面瘫脸,冷静的说“没有,当然没有。”

李小姐失望的叹息:“啊……那,那千玺有没有女朋友?”

“也没有。”我忍不住背后黑他一把,“他很呆的。”

李小姐反而攥紧了拳头:“太好了,那你们还有机会。”

我竭力支撑摇摇欲坠的身体,李小姐!一颗可油思米?您还记得是来干嘛的吗?

李小姐如有神耳,回应我的内心独白:“源哥,不瞒你说,我有男朋友了,今天来就是想和你倾诉倾诉迷妹心情,真是不好意思了。”

在接下来的半小时里,李小姐快乐的讲述了她与男友的恋爱经历,简化一下,就是俩人以前是大学同学,基本没说过话的那种,有一次上课那男孩坐李小姐前面还穿特帅,李小姐被击中了少女心,马上给他发了微信,说咱们谈恋爱呗,本来没抱多大希望,没想到男孩儿回复说行……“然后我们就这样开始了,是不是很酷。”李小姐明亮的大眼忽闪忽闪。

“李小姐真是女中豪杰。”我发自内心的夸赞。

“所以我相信你们也可以的,源哥加油,千玺一定会被你感动!”

……套路,全是套路。

“那个啥,我差不多该回去训练了。过几天我们的巡回演唱会你来看吧,我给你送张VIP票。”

“啊啊啊真的吗谢谢源哥!祝你和千玺幸福哦。”

“借你吉言。”




结束了这场荒唐的相亲,离开餐厅时外面天已经黑了,我沿着餐厅门口的路向前走,我知道有个人正在路口等我。

想想这人真挺傻的,认准了一件事就不会回头。小时候记得最清楚的就是他在舞蹈室一个动作能练一整晚的背影。现在长大了还是这样,约好了相亲来解救,哪怕刮风下雨也非要每一次都在附近的路口等着,固执得可怕。

果然,大约还有二十米的距离,路尽头的那个身影已然清晰可辨。

暗黄的路灯下,易烊千玺身穿黑色帽衫,高高瘦瘦,影子落在地上拉得很长,双手插在裤兜里,低着头,脚底有一下没一下的踢着小石子。

想到刚刚的相亲,我消散的心虚感又再次聚合,脚步不自觉放缓。

可易烊千玺已察觉到了我的靠近,举起一只手挥了挥。

我故意慢吞吞地挪动过去。

“怎么没发微信?今天相亲很成功?”

易烊千玺的眼神太正直,我只好一边躲闪一边支支吾吾:“还行还行。”

“头一回啊王源。张小姐,厉害厉害。”

“什么张小姐,人家姓李。”话一出口,我被自己硬邦邦的语气吓到了。

“怎么了你,没事吧。”

“没事,快回去训练。”

撂下这几个字我迈开脚步想逃跑,易烊千玺眼疾手快扯着我衣服,“今晚不练了,我腰疼,要回家歇着,你现在跟我一块儿回去,省得再接你一趟。”

我着急了:“你怎么回事啊,年纪轻轻毛病一堆,你那老腰还想不想要了?”

易烊千玺把我转了一百八十度,推着我的肩嘿嘿笑着“走啦走啦”。




我和易烊千玺在北京都有一套小公寓,大部分时候为了工作方便我会到他家住或者他到我家住。不过今天他腰疼,他妈妈要给他炖汤喝,我就跟着易烊千玺回了他爸妈家。

在他家我轻车熟路,和叔叔阿姨打了招呼之后就去逗房间里写作业的楠楠,楠楠以前是个小肥仔,现在是个小学生肥仔,一逗就炸毛。

我一屁股坐在楠楠的小床上,举起他的毛绒狗往他背上扔:“嗨小肥仔,有没有想哥哥?”

楠楠气呼呼的捡起来冲外面喊:“哥,王源哥哥扔我狗!”

易烊千玺接到指令后迅速冲进来给楠楠撑腰,把毛绒狗瞄准我回砸过来:“你个文盲快出去,不要打扰我们楠楠学习。”

我在他心中的地位果然比不过亲生的弟弟,受到侮辱后我悲伤的从床上一跃而起,“易烊千玺你太过分了”,紧接着朝楠楠做了个鬼脸“略略略”,然后去厨房找易妈妈喝汤。这哥俩合起伙欺负我,气死了。




洗过澡后,我从浴室出来,就看到易烊千玺在床上趴着闭目养神,一声不吭。

他的腰伤一直没好透,疼得厉害时冷汗能湿透一整件衣服。我轻手轻脚爬到他身边,盘腿坐着,满怀怜意的摸了摸他的腰,教育他:“年轻人,请你注意爱护自己的身体,以后少跳点舞。”

易烊千玺有气无力的说:“有一年巡演你练半晚上歌差点毁了嗓子,我可没管你。”

我默默翻个白眼,那次要不是易烊千玺半夜在练歌房外面把电闸关了我能唱一晚上。

口不对心,幼稚啊幼稚。

“话说那年在国外工作好几个月,玩的真心爽,好怀念。”易烊千玺忽发感慨。

易烊千玺记错了,在国外玩不是那年,而是他记忆里的那年的后一年。但人们怀念某年时,重要的并非年份,而是活在年里的人。

思及这几年的心路历程,一股强烈的悲愤将我淹没,我打算高傲的冷笑一声,可不小心瞄到趴着的易烊千玺把脑袋规规矩矩垫在两条交叠的胳膊上,小模样怪可怜,最后只从鼻孔里颤悠悠地飘出一个软绵绵的哼。

易烊千玺这个让人生气的呆子。

要不直接说得了,我脑海里突然浮现出李小姐的美丽爱情故事以及她临别时对我的美好祝福。

对,不能让我们的粉丝失望。

带着突如其来的强大勇气,我打开手机,迅速编辑了一条微信发给易烊千玺,然后闭上眼睛。

「内啥,要不要跟我处对象。」

妈的,死就死吧。

打字加发送一共十秒,再给你五十秒时间缓冲。

一分钟后,我睁开眼睛。

然而易烊千玺和一分钟前一模一样的造型趴着,像一座石佛,岿然不动。

我咬咬牙。

“千玺,好像有人给你发微信。”

“腰疼不想动,你帮我看一下。”

“我靠,你爱看不看。”

易烊千玺骂了我一句然后把手伸向床头柜。

我低头,看见自己拿着手机的那只手在疯狂发抖。

不至于连朋友都没得做吧?还是再培养培养感情?

说的这么突然易烊千玺可能会受到惊吓然后把我扔出他家,大半夜的外面这么冷……

易烊千玺划开屏幕。

“搞什么鬼,你发的什么,干嘛撤回。”

我仿佛一位帕金森患者,抖着手讪笑:“没什么,开个玩笑。那个,你腰好点没。”

“没。王源你有病。”

我是有病,相思病。

我辜负了李小姐的信任,辜负了自己的一腔热血。我悔恨,我惭愧,我忧郁。

我用尽最后一丝力气,拿我不争气的手机给工作人员打了个电话:“再给我拿一张VIP票,我要送朋友。”

挂了电话,房间里突然安静下来。

易烊千玺一动不动趴着,我一动不动坐着,如同两位正在修炼的高僧。但其实,我只是沉浸在悲伤的情绪里无法自拔。

过了很久很久,易烊千玺问:“票是给李小姐的吧。”

“嗯。”我忧郁的回答。

害怕打碎现在的关系又想更进一步,我想,我真的很喜欢易烊千玺吧,我说:“易烊千玺,我以后再也不相亲了。”

从此以后,一心一意,易烊千玺,欧耶。




很快,巡回演唱会到来了。

那天我们的状态都非常好,舞台效果也很棒。

在台上和主持人互动聊天时,我看到了VIP区的李小姐,冲她方向招招手,底下粉丝一片惊呼。

易烊千玺整理着耳麦瞟了我一眼。

演唱会过半程。

我的一首歌结束,升降台下降。

下一个节目是易烊千玺,他揉着腰站在另一个升降台边上。

舞台大屏幕上正在放他的单人vcr,粉丝尖叫声震天。

我走下升降台,经过他身边,拍拍他肩膀以示鼓励。虽然最近我因爱生恨,对他有粉转黑的趋势,但也明白他为了呈现一场好的表演辛苦了多少日夜。

谁料刚擦肩而过,易烊千玺一把拉住我。

“王源。”

他琥珀色的眼睛在发着光。由于距离音响很近,我不得不提高分贝:“什么?!”

音响震耳欲聋,我的心脏跳动频率飙升,耳膜隐隐作痛,易烊千玺靠近我,面对面,大声说:“我喜欢你,很早就喜欢了。”

他的声音与各种各样嘈杂的声音似乎产生了共振,所有的一切汇聚在一起漂浮在半空中恍如梦境。

远处工作人员着急吼道:“你们俩干嘛,千玺快上去!”

易烊千玺并不理睬,自顾自说下去:“李小姐真有那么好?我观察了好久也看不出来你对我到底什么感觉,我怕说出来连朋友都做不成,但是现在再不说,可能就真没机会了。”

眼看工作人员马上就要冲过来,易烊千玺握了握我的手:“你不用现在回答我,好好考虑一下。”

他终于放开我,走上升降台,随着音乐缓缓上升。

在我眼前,咫尺可触。

感谢李小姐,黑暗中,我笑着摸了把脸,湿的。

从很久前开始喜欢这人的时候,并没有过多奢望。

那时笑脸一张,浑不知人生路长走不到头找不着北。信念简单,生活节律,吃饭睡觉唱歌跳舞打游戏,将世事揉成夜夜训练张张机票,砸碎黎明破晓。

谁想后来越陷越深,念念不忘,自伤自怨,心事郁结,不免颓丧虚无之感,近几年尤是。好在心里点着亮光,于是蝙蝠翻灯,飞蛾扑火。

不过庆幸的是,原来你也在做这个看来傻傻的梦。



评论(72)

热度(6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