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好来得及

那就这样吧



那天在化妆间,只有我和新助理,她看我化完妆的样子说了这样一句话:千哥,我发现你和你以前的队友长的有点像哎,就是那个最近要结婚的王源前辈。

她是个刚毕业的年轻女孩,跟着我还不满一个月。

我对天发誓,心中对她无半分责怪。但化妆镜里的自己分明做了一个超高难度的无比扭曲的表情,就在她话音未落的半秒种之内。

她像只受惊的小兔子,却不明白哪里不妥当,红着眼手足无措地钉在原地。

这时我的老助理拎着打包的咖啡推门进来。老助理跟了我十几年,从组合的鼎盛到解散,她都见证过。老助理递给我一杯咖啡,又递给新助理一杯,而后很若无其事的说,没事没事,千哥就爱吓唬小姑娘。

我对着化妆镜缓慢的恢复面部肌肉控制能力,努力对新助理挤出一个温和的笑容。

不知道新助理会不会觉得我难搞。

其实我一向好脾气,只是近来精神不济。睡眠出了些问题,总做梦,光怪陆离,零星的画面碎片般不成形状。理不清头绪,只能浪费大把时间搜索记忆,尝试将梦境与现实对号入座,结果还是徒劳。

据说一个人衰老的标志是开始高频率地回忆过去,翻旧事出来反复咀嚼。我才三十五岁,按理说远算不上是个衰老的年纪,但我年少成名,在娱乐圈里的的确确是个老人了。

算一算我当红的时候新助理大概还在上幼儿园,所以她才不知道,从前有多少人讲过同样的话。

那时候,一年三百六十五天,有三百天待在一起,嬉皮打闹,同吃同住,能不越长越像吗。





为了改变我现在消极的状态,我主动跟经纪人说多接点工作。

没想到经纪人差点安排我去某重点大学开讲座,还好我及时发现,赶紧推掉。搞不懂经纪人怎么想的,这真是个可怕的通告。

和年轻人分享分享你的经历,聊聊人生感悟,不是挺好的嘛。

经纪人有些失望。

一个在娱乐圈混了大半辈子的中年男人的自我剖析?我三十岁后就常告诫自己,少卖弄浅薄。

我读书的时候吧,一开始是工作太多,没时间上学,后来是没心思上学。赚的多,全国各地的玩,谁还想上学。

那个年纪的男孩正是虚荣心膨胀的时候。一群大人围着鞍前马后,圈内一些前辈心里瞧不上我们表面上还得装作毕恭毕敬,粉丝送的名牌衣服一天一件能穿十年,被很多无条件的宠爱包裹着。

回过头看,那几年把快乐透支了。早期的路跑得太快,激情消耗完,后来的路只能像蜗牛一样慢慢爬。

除了怕暴露无知外,我不愿意做讲座的另一大原因是对于灌鸡汤的极端厌恶。

最火的时期行程转不停,没日没夜接受采访,说些冠冕堂皇的话,张口闭口正能量,导致现在留下后遗症。

在那些充满正能量的回答中,“梦想”被提及的频率最高。也别怪我们官方,小学生升国旗讲话尚且要准备一份漂亮稿子,更别说面对镜头,多少双眼睛盯着我们等着纠错。

只是梦想说多了容易反胃,也给自己下了套。组合这么多年,工作人员换了一波又一波,只有被“梦想”禁锢的我们必须要被外界推着携手前进,不能后退。

没有人可以永远热情洋溢。





经纪人决定给我放个假,让我好好调整。

我买了一堆吃的,宅在家里,看球赛,看碟,收拾屋子,睡觉。

王俊凯的电话来得突然,我电影正看到一半。

他说,下周咱仨聚一聚吧,王源都要结婚了。

我说不。

那头王俊凯沉默良久,说,你们啊。

然后挂了电话。

我接着看完剩下的一半电影,才九点。喝了一杯牛奶上床睡觉。

入睡前我预测今晚的睡眠质量应该不错,可又做了梦,很长很诡异。

醒了以后坐在床上,看看时间还不到两点。用半小时回忆这个诡异的梦,无果。又用半小时思考王俊凯的这个电话。

我记不清上次见王源的具体时间。娱乐圈说大不大,说小不小,发展方向不同也没那么多机会碰面,何况有心避免。

但是,新助理、王俊凯、数不清的人,不断提醒我王源的存在。我琢磨着,目前人生中百分之七八十的经历都和这个人是重合的,应该是没办法把他从记忆里清除,除非得老年痴呆。

唉,还是暂且容许自己想想这件事。

我打开手机,在搜索栏输入王源。

说实话,这是我第一次看他结婚的新闻,也是第一次看到他未来妻子的样子。

漂亮,清纯,看着很舒服。好像是个圈外人。

我以为他会找那种艳丽有个性的女孩儿。因为他上一个女朋友就是这种类型。

说起来他那次恋爱谈得莫名其妙。

有一次接受一家杂志专访,问题都是事先列好的,快结束了那个记者突然加问我们的恋爱状况。

我和王源心里有鬼,在两边坐立不安,像当街示众的小偷,还好中间夹着个王俊凯能把我们之间尴尬的气场淡化点。王俊凯那会儿有个绯闻对象,打着太极总算糊弄过去。

结束采访我随口跟王俊凯说我要找女朋友了,估计王源也听到了。

我和王源,谈恋爱一般都错开,我谈他分手,我分手了他又谈。那段时间我们难得都是空窗期。

结果王源第二天就带了个女孩给我看,或者说是被我撞见了比较准确。

我们在外地跑通告,住的酒店,我和王源住隔壁,我出门正好碰见他领着那女孩进他房间。

她看着眼熟,仔细瞧上几眼好像是王源最近拍的电影里的一个演员,新人,明艳靓丽,挺火的。

那女孩在王源脸上亲了一口,说,我先进去了。

太开放了吧。我忘了这句话当时是想对她还是对王源说。

王源说,我女朋友。

那就没什么了,我能理解。

我说,挺好的,你也该定了。

王源冷笑着说,你怎么想是你的事,别算上我。

没等我的回答,他转身进去关上门,门风扑的打在我脸上。

我在他门口一个人站了会儿,思考本来要出门干嘛,想不起来,又站了会儿就回房间了。

我躺床上,但没睡着,这酒店隔音不错,隔壁一点动静都听不到。

也不知道他们在干嘛。

我想吧,我有个弟弟,怎么说也算个退路。可王源是独子,从小就是家里的骄傲。我们之间,顾虑太多。

他生个儿子的话,挺好的。

从那以后,我们合体的次数越来越少。

再后来,组合解散。我和王源心照不宣,很少再见面。





关掉那个有着王源和未婚妻拉着手的图片的网页,我打算给王源发个短信。

好歹,同事一场。

我打了一行字:最近想起很多从前的事,好久不见了,你好吗?

读了两遍,删了些:好久不见了,你好吗?

又读了两遍,全删了,重新打上:早生贵子!

特地用了感叹号,显得真诚些。

按下发送键,我长舒一口气。

我们的人生都是摆台面上的,感情可以用金钱来计算,年纪越大越该懂得变通,一条路走到黑有什么好处呢。

五分钟后,王源回复了我。

窗外天还没亮,我点开短信。



连个标点符号都没有。

他气得颤抖的样子能从这个简洁有力的“滚”字中生动地描绘出来。

果然我现在只剩让他生气的能力了。

我知道他一直怪我,怪我太理智,不敢犯错。

小时候觉得喜欢就要一直在一起,哪怕不是那种关系也无所谓。后来才慢慢懂得,这样的在一起最让人煎熬。

我们站得太高,只要有一丁点错,就会被无限放大。这是很现实的问题,无解的死局。

倒扣手机,我沉沉入睡。





尾声



王源结婚那天天气很不错。

出了太阳,但不刺眼,飘着软绵绵的白云,吹着温暖的风。

我闭着眼睛,化妆师在给我化妆,一会儿还要上台。

心情尚算稳定,还可以和化妆师说说笑笑。

那就这样吧,人要信命。



角落,新助理偷偷凑到老助理耳边。

千哥怎么哭了?

老助理叹了口气,他啊,活得太辛苦。






评论(47)

热度(228)

  1. 苏打奶盖正好来得及 转载了此文字
    这个,以后再看一遍的话估计。emmmm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