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好来得及

最佳拍档


微电影不让人开心,重新设计了一下,如果有续集,希望oppo考虑考虑这种对青少年具有教育意义的情节。

520快乐^O^

——————————————————————

王俊凯在人生中的无数个夜晚辗转反侧着回首那次旅行,咀嚼每一个细节,他慢慢发现很多东西原来都有迹可循。

对于那次旅行发生的故事有两个版本。

王俊凯版本是这样的。

彼时十六岁的他,还是一个叛逆、孤僻的男孩,因为妈妈想让他结交朋友,独自踏上了开往A城的列车。

命中注定般的,王俊凯在火车上遇到了他们,易烊千玺和王源,让他永生难忘的两个人。

王俊凯到底还是第一次出远门,表面上伪装的再好,内心对于未知的彷徨还是藏不住。同龄的易烊千玺和王源的主动攀谈与一路照顾,甚至是易烊千玺帮他捡到了钱包,这一切使得他如此轻易的对他们产生了信赖。

到了A城,他们一起吃炸鸡,一起玩海,一起去四叶森林寻找传闻中的萤火虫,一起在山洞中过夜…所有的一切看起来都那么美好,十六岁的王俊凯曾经对所谓友情嗤之以鼻,但这一次,他相信漫画中的友情真实的降临在他身上。

故事到这里是完美无瑕的童话,转折发生在王俊凯从山洞醒来。

山洞里空无一人。整座四叶森林安静得可怕,易烊千玺和王源像从未出现过一般。

就在王俊凯要怀疑一切都是他自己臆想出的梦境,一张压在他双肩包底下的纸条否定了他的怀疑。

王俊凯睁大眼睛将纸条上的字来来回回读了三遍,绝望地翻了翻包的夹层,银行卡不见了,再打开钱包,里面只剩一百块。

这是什么样的感觉?天堂到地狱也不过如此了吧,王俊凯失魂落魄地下山到火车站附近,游荡着,寻找着,一声声无意识而空洞地呼喊易烊千玺和王源的名字。

一个卖糖葫芦的大叔也是好心肠,看他可怜,主动送了他一串糖葫芦,带瓜子仁儿的。顺带唠唠嗑:“孩子,你是不是在找两个跟你差不多大的小伙子,长得还挺好看的。”

王俊凯眼中瞬间迸发出希望,拼命地点头。

糖葫芦大叔同情地看着王俊凯,叹了口气:“哎,孩子你被骗了。那俩臭小子是这一带有名的骗子,有时候扮兄弟,有时候扮同学,有时候装不认识,专骗你这种外地人。”

真相赤裸裸的摆在眼前,王俊凯无论如何也没法再自欺欺人,他死死攥着手里的那张纸条,抿紧嘴唇,强忍眼泪。

这个世界,太可怕啦。




故事的另一个版本属于那对坏小子。

等待火车发动的时候,王源趴在桌子上,无聊到开始数窗外的树。

“没意思啊没意思。”

这世道,骗子不好当,一个个跟人精似的,根本不上套,饶是他们这对身经百战的拍档,也有半个月没做成一单。

易烊千玺拍拍他的脑袋:“好啦,我有预感今天能做成,完了请你吃大餐。”

王源勉强一笑,继续数树。易烊千玺则擦拭着自己的行头——一个二手市场五块钱淘来的的吉他包。

王俊凯就是在这时出现的,以一个标准叛逆期少年的姿态闯入眼前,冷冷的对王源说:“这是我的位置。”

王源立刻露出阳光无敌的笑容给他让了座,但只有他最亲密的拍档易烊千玺才知道,这是王源职业性的微笑,他们可是有职业素养的专业人才。

王俊凯撑着脑袋一脸生人勿近的看向窗外。

易烊千玺注意到王俊凯身上穿了一件动漫周边衣服。他和王源对视了一眼,只那么一眼,他们就彼此确认了对方的想法,这单活有了。

易烊千玺把吉他包放在一边,酝酿了一下,很有江湖气地开口:“你们都是出来干嘛的?”

“我旅游。”王源迅速跟上。

“什么旅游,这叫旅行。”易烊千玺故作高深来了这么一句,随即转向王俊凯,“你呢?”

王俊凯不接这茬,还是很酷的靠着窗户。

嘿,这小子,叛逆,再加上一条没礼貌。易烊千玺和王源又迅速交换了一个眼神。王源心领神会,打了个圆场,笑问易烊千玺:“那你是干嘛的?”

“我啊,流浪。”

“流浪?那你目的地是哪?”

“诗,和远方。”易烊千玺目光深远。

王俊凯听到这儿总算是有了点反应,嫌弃的说了句“真中二”。

易烊千玺和王源都笑了。不中二怎么吸引你这个中二病?

在他们多年的拍档生涯中,遇到过形形色色的人,对症下药是一项基本技能。比如在老年夫妇面前装穷孩子,在年轻情侣面前制造个第三者误会。对付王俊凯这样的典型中二少年,再简单不过,跟他对着中二便是。这不就已经上钩了?

很快,他们便知道了中二少年名叫王俊凯,比他们大一岁。易烊千玺和王俊凯继续斗着嘴,负责转移他的注意力,王源则看准时机从王俊凯的包里神不知鬼不觉的转移出钱包。

火车到达A城,王俊凯一下火车,王源就掏出钱包数钱,但随即扔在桌子上,往后一瘫,无语道:“这小子,这么穷出来旅个屁游。”

易烊千玺凑上前一瞧,只有五百块。但他拉起王源就往外跑:“他肯定还有钱,藏那破包里。”

于是可怜的可爱的单纯的王俊凯还没出站又被王源拦住了,王俊凯有些惊讶,大概是没想到他们还会再见,“你怎么在这儿?”

“这不是著名的旅游城市吗。”

王俊凯正摸不着头脑时,易烊千玺紧接着赶上。

王俊凯更诧异了:“你怎么也在这儿下啊?”

易烊千玺摇着王俊凯的钱包:“我打劫,你有钱吗?”

王俊凯定在原地,摸了摸身上:“我钱包呢…”

易烊千玺自顾自的往前走,把钱包向后随手一扔:“十六岁了,坐火车还能丢钱包。”

王源其实有点想嘲笑王俊凯,但职业道德迫使他依旧友善地说着安慰的话:“你第一次自己出来吧。”

王俊凯翻了翻钱包,五百块一分没少,摸了下背包夹层,银行卡也还在,王俊凯长舒口气。兴许是易烊千玺拾金不昧的举动让孤身在外的他多少有点感动,总之王俊凯对二人多出几分好感,请他们吃了炸鸡。

吃饱之后三人在街上闲逛,易烊千玺跑过去和舞蹈街头艺人斗舞,王俊凯被他堪比专业的舞蹈水平所惊艳。王源余光瞟着身旁使劲鼓掌的王俊凯,心想,没点技能傍身怎么行走江湖?

然后他们又去了海边玩水,玩累了三人坐在海边栏杆上,望着天空。易烊千玺说:“我们现在去哪儿啊,天都快黑了。”

王源肩膀顶了下王俊凯:“你有没有想去的地方?”虽然他知道王俊凯肯定没有想去的地方,但他还是要问一下。

王俊凯果然摇了摇头。

易烊千玺眼睛滴溜溜地转:“哎,四叶森林就在这附近吧,那儿萤火虫应该挺有名的,最近还上了热门微博,要不我们去看一下吧!”

“萤火虫有什么好看的,不就是会发光的蜜蜂吗。”王俊凯没什么兴趣。

易烊千玺内心吐槽了千百句,真·宅男…但他依然保持良好微笑,向王源递了个眼色。

王源收到信号,坐直身子:“萤火虫,属鞘翅目萤科,是一种尾部能发出萤光的小型甲虫,陆栖萤火虫多栖于隐蔽度高、植被茂盛、相对湿度高的地方。水栖萤火虫则对环境要求更高,水不能被污染,也不能有灯光污染。”

易烊千玺在王俊凯的脸上不出所料的看到佩服的神情。这段话王源倒背如流,用了几年了,的确是好用。

王源接着诱惑:“哎呀,总之就是需要植被茂盛和水源充足,不过,四叶森林居然会出现萤火虫,挺奇怪的。”

“反正网上照片挺好看的,我们去看一下吧。”易烊千玺补充。

王源锲而不舍地追问:“王俊凯,你也想去吧。”

终于…

“好吧,你们想去那就去吧。”

真是个嘴硬的小孩,明明想去的不得了还偏说是别人想去。

三人一路打打闹闹,王源故意往偏了带,到了四叶森林,装作懊悔的样子,“我们走偏了,今晚只能在山上过夜。”

王俊凯倒是没有对此表现出什么不满。晚上,三人在树林里寻找萤火虫,一直找不到便坐下休息。

“王俊凯,你妈为什么让你一个人出来啊?”易烊千玺状若无意的问道。

“我妈…说我老一个人待在家,也没有朋友,不正常。结果出来以后,还不是交到你们这种不正常的朋友。”

切,我们不正常就没人正常了。王源心中暗骂,面上还是那副阳光男孩的样子,带着文艺的气质:“你们知道吗,人家说在十五六岁交到的朋友会是一辈子难忘的朋友。”

中二少年王俊凯果然被吸引住:“为什么?”

易烊千玺配合地张开双臂:“因为青春啊,热情的夏天,挥洒的汗水,炙热的梦想,还有热情的少年。当然一辈子难忘了。”

易烊千玺话中满是对青春的热爱,内心却有种呕吐的冲动。这种矫情的台词要不是工作需要,他无论如何都说不出口。

此时此刻,台词烘托基本到位,王源看准时机解开藏着的布袋,一只只萤火虫被放了出来。

一瞬间,森林里就布满了星星点点的萤火虫,闪闪发光,如梦如幻。

王俊凯在文艺的世界里深深陶醉,情不自禁发出感叹:“太美了!”

“好漂亮啊!”王源虚情假意地应和。

易烊千玺学着王源,假模假样地激动道:“亲眼看到和照片真的不一样啊,来对地方了。”

王俊凯依旧深深沉浸在这梦幻的场景中:“是啊,我们真是来对地方了。”这个可怜的少年完全没发现身边两人的异常。

晚上,他们住在山洞。

王源和王俊凯坐着聊天,易烊千玺则在王源旁边装睡,当然,只有王源才能分辨出他在装睡。

“你平时都一个人在家吗?”王源看王俊凯忧郁地低下头,接着问道,“那你一般在家里干什么?”

“看漫画,打游戏,睡觉。你呢?你应该也是一个不经常出远门的人吧。”

“嗯,这是我第一次出远门。不过能认识你们我真的很开心。”

装睡的易烊千玺听到这话简直要笑出声来,在黑暗中不可抑制的抖了两下。

还好王俊凯正在拿易烊千玺的吉他,并未留意到这边的动静。王源趁机弹了下易烊千玺的脸示意他保持安静。

王俊凯拨弄两下吉他,开始弹奏一首歌曲,王源静静听了会儿跟着唱起来。易烊千玺若不是闭着眼睛,白眼恐怕要翻到天上去了,人家在睡觉,还弹琴又唱歌的,真是没素质。

终于,夜深了,王俊凯平稳的呼吸声响起。

月黑风高夜,杀人越货时,不,小贼开溜时。

易烊千玺和王源麻溜地从地上爬起来。

易烊千玺低声说:“卡拿到了,我就说这种宅男肯定记不住银行卡密码。我在他书包小口袋里找到了记密码的小纸条。”

“现金呢?都拿了?”

易烊千玺点点头。

王源一把抓住易烊千玺的手:“给他留个路费吧。”

易烊千玺默不作声,一步一步逼近王源,把他挤到墙角,恶意地捏他的脸蛋:“怎么?看上中二病了?”

王源看了眼王俊凯,可怜的孩子还在沉沉入睡,像个睡美人。王源凑到易烊千玺耳边:“是啊,我看上他了。”

黑暗里谁也看不清谁。易烊千玺摸索着找到王源的嘴唇,用手固定住位置,狠狠咬上去。王源不甘示弱,回咬过去。两个不正经的人咬着咬着就开始亲,亲着亲着就开始动手动脚,直到王俊凯翻了个身,两人保持着嘴贴嘴的状态僵在那里不再动弹。

待王俊凯再次呼吸平稳下来,王源才明显松了口气,把头埋在易烊千玺的胸前拱来拱去。

易烊千玺无声地笑,亲了下他毛茸茸的脑袋,然后牵着他的手轻手轻脚地离开山洞。

距离山洞至少两公里远,王源才敢大声说话:“臭流氓,刚刚吓死了!”

易烊千玺掐了掐王源的手,对他的说辞表示不满:“还不是你一直向着那个中二病。”

“你真把他偷光了?”

“行啦,留了一百,够他买张回家的票了。”

“哈哈,就知道。其实那小子人不坏,就是有点装逼而已。单纯的青少年啊,认识不到社会的复杂,以为社会上都是好人,天真,啧啧啧。”

“所以才需要我们来给他上一课长长记性,帮助他根正苗红的成长,省的他整天中二。”易烊千玺一脸高深莫测,“我还给他留了一张纸条。”

“啊?写什么了?”

“未成年人出远门须家长陪同。”

“哈哈哈哈哈你超贱的吧…”

两人肆意大笑,拉着小手蹦蹦跳跳地走远了。

山水有相逢,来日或许会再见。但此刻,只徒留江湖上关于这对最佳拍档无尽的传说。








评论(74)

热度(4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