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好来得及

我和情敌恋爱了



1

三中流传着一个秘密基地,人称“五元树洞”。

学校废弃的北礼堂后门的收费窗口,被神秘人改造后,透明玻璃上贴了卡通贴纸,只留一个原来收费的小洞,这就成了现在的五元树洞。

五元树洞主要提供情感倾诉服务,告诉树洞你喜欢的人,如果两方都在树洞说出了对方的名字,就会收到神秘人送来的狗尾巴草,代表你喜欢的人也喜欢你,三中学生因此成了好几对。除了情感倾诉,想要发泄情绪骂骂人、说说心里的秘密都可以。时间在下午放学后一小时内。收费标准统一,五元钱五分钟,童叟无欺。



2

下课时间,教室开始喧闹起来。三五女生围聚,叽叽喳喳聊着明星八卦,男生们针对昨天的球赛发表高谈阔论。也有个别好学生,安安静静坐在座位上看课本。

我坐在角落戳着计算器,把咬烂的笔盖吐出来,飞速的在小本子上写写画画。

同样是校霸,隔壁二中的胖虎天天收保护费收不了几毛钱,我却想了这么条发财路。

我不自觉露出得意的微笑。

五班的小奇不知何时偷摸溜进来,看到我本子上记的数字,惊呼出声,“隋玉哥,上个月赚了这么多!”

我气得直翻白眼,在小奇的校裤上狠狠留下一个脚印,恨铁不成钢的骂道,“日,你再喊,喊得全校都听见最好,生怕别人不知道是吧。”

小奇挠挠脑袋,从口袋里掏出一个粉红色的我的同款小本子,翻到最新写的一页,指着两个名字,“隋玉哥,他俩配对成功了。”

我定睛一看,竟然是我们班班花和他们班卫生委员。就我们班那卫生委,娘成什么样了,这班花眼光真是不行,但她喜欢又有什么办法。我交待小奇去给他们送狗尾巴草,记得隐蔽点。

小奇嘴上答应着,还磨磨蹭蹭不肯走。我看他那抖抖索索的样儿就来气,恨不得再踹两脚,“日,还不走,找揍嘛?”

“我我我隋玉哥你别生气啊我就告诉你一声昨天晚上夏常安到树洞这儿说他喜欢你们班上的谌浩轩我先走了隋玉哥拜拜。”

一口气说完,撂下这串话小奇撒腿就跑,一瞬间就没了人影。

我吞了口唾沫消化了好一会儿小奇的话,才反应过来。

全校都知道我喜欢夏常安,他竟敢偷偷喜欢别人?

我扫描着菜市场般闹哄哄的教室里罕见的几块安静之地,将目光锁定在一个笔挺的背影上。

谌浩轩。


3

我这一个月都在五元树洞工作。

说是工作,也就是在窗口后面抖腿收钱。以前这活都是交给手下的小弟们去干,一来是没什么技术含量,二来我实在受不了一直听别人鸡毛蒜皮的小事。

不过现在不同了,我需要打探夏常安和谌浩轩的第一手消息,只能委屈自己在五元树洞老老实实坐了一个月。

第一次听到夏常安在外面出声时,我激动得差点把脑袋从小洞里探出去。

“谌浩轩昨天跟我说话了,他让我转告我们班英语课代表去领卷子。天呐他超级有礼貌,声音超级好听超级温柔。”

要死了,头一回感觉夏常安那么热情,以往他对我都是冷冰冰的。

我心里有些失衡。谌浩轩声音好听吗?谌浩轩催我交英语作业时说过几句话,那声音活像性冷淡。我最讨厌的就是他们这些所谓的好学生,成天端着。

我不免为夏常安的品味感到忧心。堂堂一个校霸放在面前,帅气又聪明,会赚钱又痴情,夏常安竟然去喜欢一个性冷淡,这是何等的没品味。

此后夏常安隔三差五的就来树洞倾吐一番少男心事,什么谌浩轩得了书法比赛一等奖啦,谌浩轩拒绝了某班花的表白啦,他和谌浩轩一起骑自行车回家啦,谌浩轩报名参加校运会一千五百米啦。

我可以体会到夏常安对谌浩轩的感情,因为如果是我,绝不舍得每次花五块钱就为说一通屁话的。每回我都感觉自己即将气得吐血,直到那天。

夏常安一字一句的说,“明天运动会我会和谌浩轩一起参加一千五百米,我想亲口对他表白,祝我成功。”

我和他只隔了一层玻璃加卡通贴纸,能清晰地听到他每一个音节和每一处情感起伏。

我的心被戳了个稀巴烂。


4

校运会是学生们难得的放松机会,气氛异常火爆,各班啦啦队都十分尽责,以一种不把嗓子喊劈了不罢休的态势相互嘶吼,谁也不让谁,成绩无所谓,气势不能丢。

一千五百米比赛即将开始,谌浩轩和夏常安还有十几个男生站在起点处活动身体,我挤进参赛队伍里,死活闹着要参赛。

一旁的学生工作人员冒着冷汗没敢多说什么。

我凑到夏常安身边,“常安呐,我陪你跑吧。”

夏常安不停瞟着另一边,小声警告我,“你不要捣乱。”

我顺着他的目光望去,谌浩轩那张性冷淡般面无表情的脸映入眼帘。我在心里狠狠呸了两声,冲夏常安绽放一个灿烂无比的笑容,“怎么会。你不是低血糖吗,我怕你跑不动才来陪你的。”

夏常安懒得再搭理我,不过没关系,我愿意等他改变对我的看法。

我环顾四周,冲班上的啦啦队打了个招呼。

啦啦队十分配合地爆发阵阵尖叫,“隋玉加油!”

“日,别给我加油!全给我喊夏常安加油听见没!”想了想我又补充一句,“不准给谌浩轩加油!”

啦啦队的同学们瞬间哑火,尴尬地张着嘴一时无法抉择该喊什么。我却很得意的瞟了眼谌浩轩。

谌浩轩好像看了我,又好像没有。

夏常安也被我震得说不出话,背过身去不再言语,我撇撇嘴。

“各就各位——预备——”

“砰——”

比赛开始。

选手们乱哄哄地冲出去。很快,第一梯队就脱离出来,谌浩轩是其中一员,保持着二三名的位置。夏常安则迅速掉落到末端。

“夏常安加油!隋玉加油!夏常安加油!隋玉加油!”

大家还是屈服于我,乖乖为夏常安加油,顺便也不忘为我喊几声。

跑到第四圈,夏常安没什么悬念的晕倒了。我有这个预感是因为他本来就不是长跑的料,还有低血糖,为了谌浩轩参赛实属勉强。

我如骑士般一个箭步冲上去护住我的宝贝夏常安,他唇色白得渗人,汗珠大颗大颗地坠,虚弱地躺在我怀里,我不由得心软成一滩水。

与此同时,谌浩轩跑过夏常安身边,目光没有半分停留。

我不禁替夏常安委屈,背起他冲往医务室,离开操场前,我最后回头看到的一幕是谌浩轩超越前面的人如小鹿般轻盈的第一个迈过终点线。

尽管从头到尾都没有人为谌浩轩喊过一声加油。


5

夏常安后来又去了一次树洞,进行了新一轮花痴言论。据他所言,跑步晕倒那天晚上谌浩轩给他打电话慰问了,谌浩轩表面上好像对什么都冷冷淡淡的,其实是个很温柔的人,很会为人着想。

我快听吐了,严重怀疑夏常安是被屎糊了眼,可是那痴心不改的小模样真招人疼呀。

夏常安的表白暂时搁浅了,在他下一次表白之前,我觉得自己得做点什么。

正所谓知已知彼百战百胜,我开始研究谌浩轩。

谌浩轩,英语课代表,长相还行,好像不少女生挺迷他,但性格孤僻,在班上只和几个学霸关系稍微近一点,我这种坏学生必然是和他避得远远的。这是我之前认识的全部的谌浩轩。

为了打入敌人内部,深入了解我的情敌,我申请加入谌浩轩为组长的英语学习小组。我提出这个申请时英语老师那激动得眼含热泪的表情令我稍有愧疚,如果她知道我的目的和英语学习没有半点关系会不会气得直接给我期末不及格。

加入谌浩轩英语学习小组之后,其他组员多少有点怕我,谌浩轩却依然维持他假清高的姿态,不主动招惹我,也不故意冷淡我,还是那副无趣的样子。

我们英语小组第一次合作作业我就缠着谌浩轩要和他搭档,我原以为他会拒绝,没想到他一口答应了。

谌浩轩给我们俩分配的任务是去校外做问卷调查,不过问卷调查的问题是他写的,纸也是他打印的,我只负责发给行人让他们填。

可没想到这么简单的事我却做的很差劲,基本上没人给我填问卷,有的直接忽略我,有的我话没说完就不耐烦的走了。

与我形成鲜明对比的是谌浩轩已经发了一半的问卷,不得不承认他对别人温和有礼,很绅士的做派,行人大都愿意配合他。

看我只发了可怜的一点点,谌浩轩还教训我不要凶巴巴的板着脸。

忙了一天总算弄完了,本来还想再找找谌浩轩的麻烦,给他使使坏,现在只想回家倒头就睡。

至于谌浩轩累不累,谁知道呢,他就算累,那张性冷淡的脸我可看不出来。

就在我们回学校放完材料之后,遇上了大麻烦。胖虎带着一群小弟气势汹汹的堵住了我们的去路。

我在心中哀嚎,为什么挑今天找事,快累死了,一点也不想打架,何况旁边还有个看起来就像拖油瓶的谌浩轩。

胖虎伸出一根手指头几乎要戳到我的脑门,“隋玉,你做的破生意别以为我不知道。骗了我们学校多少小女生,我现在保护费都收不齐。”

我急于摆脱他,“知道了,我会解决。”再说下去我怕谌浩轩就什么都听明白了。

谢天谢地胖虎迅速带着小弟们离开了,来无影去无踪,我第一次这么喜欢他。

谌浩轩对于刚才发生的莫名其妙的事件没有多问,说了声再见就走了。

我发现他是个聪明人。

这是我对谌浩轩的第一个观察成果。


6

对谌浩轩的第二个观察成果是他很矛盾。

学校里有很多野狗野猫,谌浩轩经常带一些狗粮猫粮。

我问他有没有养宠物他却说没有。他说因为他一直想有一个弟弟,如果生了弟弟家里有宠物不好。

我觉得他的脑回路很奇特,又惊讶于他对我的坦诚。

我有一只狗,泰迪,小卷毛。我这人善良的很,把它抱到学校带给谌浩轩玩,算是他对我这么坦诚的回报。

谌浩轩很喜欢我的狗,中午带着它去操场遛弯,我作为主人,出于监督也勉强跟着去了。

谌浩轩问我狗狗叫什么,我骗他说没名字。

其实有名字,叫小谌,最近刚改的,但我怕谌浩轩打我所以不想讲。

谌浩轩很高兴,提个了建议,“叫嘟嘟好不好?”

我鬼使神差的同意了。

谌浩轩和我的小谌,哦不,嘟嘟一起玩,莫名的兴奋,脸上的表情都生动了不少。他难得这么高兴,不知道为什么,看他开心的样子,我也莫名的受到感染,可能是他平日太过冷静,一下子反差比较大,要不然我也不会同意嘟嘟这种俗气的名字。

谌浩轩话多了起来,絮絮叨叨又讲了好些有的没的。最后的收尾句是“我不喜欢夏常安,你放心吧。”

他低着头给嘟嘟顺毛,语气都比平时温柔,“你不就是怕我抢夏常安嘛。”

我被惊吓到了,干笑着不知作何回应。

晚上放学谌浩轩依依不舍的把嘟嘟交到我手里,不断道谢,这和之前他对我的态度简直天差地别。

我想谌浩轩到底是个怎样的人呢?说他孤僻,可只要对他有一点好,他就愿意与你交流。说他心思重,他又如此坦率。我开始明白夏常安对谌浩轩的评价,原来并不是被屎糊了眼。

这个矛盾又简单的家伙。


7

谌浩轩和我有了嘟嘟这个纽带,关系熟络了很多。有时候我也会问自己,谌浩轩已经不是追夏常安的威胁了,为什么还要和他来往,明明我以前是最讨厌他这种好学生的。不过我也懒得去想。

这天放学,我和谌浩轩一起回家。他说要多和嘟嘟走一段,我笑他傻。当胖虎再次神出鬼没的在学校后巷出现时我笑不出来了。

胖虎和他的小弟们不用做作业的吗?有这么闲天天找我?

看着他们凶神恶煞的脸,我突然想起上次为了应付胖虎答应他的事忘了个干净,今天怕是没那么容易解决。

胖虎一声令下,小弟从后面拎出来一个人,我看清之后飞扑上去,“日你妈把夏常安放了。”但是小弟们尽职尽责的把我架住动弹不得。

到这个时候为止我都还以为这是老天给我的一个机会,从胖虎手中单枪匹马救出夏常安,也许会让他对我有一点点改观。

当胖虎卡住谌浩轩的脖子时,事态渐渐失控。

嘟嘟在他怀里凄厉得叫个不停,谌浩轩不断的安抚,看起来丝毫不在意自己的危险处境。

“胖虎,答应你的事我之前忙忘了,再给我几天时间解决。”我从不对胖虎低声下气,但情势所迫我也顾不得那么多。

胖虎并不领情,保持对谌浩轩的钳制,转头望向夏常安,“我手里这个人和隋玉,你选一个,选了谁我就把你们两个都放了,剩下的那个打一顿,你放心下手不会太重。”声音里藏不住的幸灾乐祸。

我脑袋嗡嗡响。夏常安一定会选谌浩轩,原来胖虎是这个目的,想狠狠刺激我羞辱我,太毒了。

我勉强支撑身体,迅速给自己做心理建设。可人总是这样,对于万分不可能的事抱有一点点不可言说的期待,当最终没有发生时,会难过百倍。

夏常安戳破了我不切实际的幻想,迅速说出谌浩轩的名字,我想立即晕倒,可我没那个能力,只能直挺挺的杵在原地像被剥光了衣服接受胖虎的嘲弄。

胖虎开怀大笑,松开卡住谌浩轩脖子的手,“隋玉啊隋玉,你也有今天哈哈哈。”

不再给我缓过来回击他的机会,胖虎带着小弟一阵风般撤离,并没有打我一顿,他果然只是为了羞辱我。其实我也缓不过来了,他的计谋太成功。我知道我和夏常安完了。

我倒在地上,灰尘和泥土已经覆盖了我这场盛大的单恋,我才不怕它们。

我不希望夏常安跟我说什么安慰的话,只想让他快点走,我怕他一说话我就会哭出来,最后一点尊严我想保留住。

事实证明我总是想太多,夏常安的确很快就走了。倒是谌浩轩在我身边待了不知道多久,因为我实在太难过了导致最后躺在地上似乎还睡了一觉,半梦半醒间谌浩轩把嘟嘟放在我身边,终于离开了。


8

接下来三天我都没有上学。

我白天去网吧打游戏,晚上去喝酒,生活作息完全爆掉。

撑到没钱花我才不得不去学校,而且树洞的事也不能再拖,我真是怕了胖虎。

我挂着大黑眼圈精神萎靡的去上学,路上撞到一个人,玩了三天电脑我眼睛都不好使了,看不清是谁我就骂了两句。他踢了我一脚,说,“隋玉你他妈振作一点。”

嚯,原来是谌浩轩,他竟然说脏话。我吃吃的笑。

谌浩轩扇了我两巴掌,我被打懵了,几秒之后情绪像开了闸门猛地涌出来。我又委屈又生气,回了谌浩轩一拳然后抱住他哭的一把鼻涕一把泪,“日啊谌浩轩连你也要打我。”

谌浩轩身体都吓僵硬了,垂着手整个人呆呆的,然后像摸嘟嘟一样开始摸我的头,“你你你,别哭了啊隋玉,我给你买冰淇淋。”

谌浩轩给我买了两只大大的冰淇淋。我一手一个,吃到后来两边都化了往下滴,我一边吃,一边在心里默念谌浩轩对我太好了。

我不怪谌浩轩,这件事不该迁怒他。

放学我赖上谌浩轩去他家住一晚,在他身边我觉得心里好受很多。

我以为他家也就是某个小区公寓,但谌浩轩领着我到了一个有大花园有大游泳池的别墅,进门还有管家迎接。

谌浩轩带我进了他家金碧辉煌的客厅,然后进厨房很娴熟的煮了方便面。

我从来没吃过这么好吃的方便面,不是因为我饿了,是真的超级好吃,我猜他一定是煮了很多很多次才能把普通的方便面做的这么好吃。

回他家之后一直没见到他父母,我没有问他,他却主动解释,他父母做生意很少回家。一如既往的坦诚,没任何遮掩。

晚上我和谌浩轩睡在他的房间。 他家有很多大房间,他却住在一间很小的房间,除了一张大床,别的东西把房间塞得满满的,看起来像是普通人家孩子的房间。

我躺在这张高级的床上,瞪大眼睛盯着虚无缥缈的天花板,感觉像置身于空旷的原野。竖起耳朵听总觉得外面有悉悉索索的响动,很有恐怖片的氛围。

不知道谌浩轩睡没睡着,但我还是忍不住说,“你真厉害。”

谌浩轩半天没回应。就在我以为他睡着时,他翻了个身背对我,贯有的平平淡淡的声音,“别可怜我。”

我好像窥探到了他外壳下的一角。


9

五元树洞即将关门的消息在学校引起了轰动,一连几天生意爆满。

放学后我又偷偷溜到树洞,倒数第二天营业,我要站好最后一班岗。

听到夏常安的声音时,我正想着下午答应了谌浩轩明天带嘟嘟给他玩,要不要多带点狗粮喂学校里的野狗。

夏常安说,“树洞关门了,我的单恋也该结束了。”

“我刚刚向谌浩轩表白,他说他有喜欢的人。谌浩轩不会骗人,他不喜欢我就是不喜欢我,他说有喜欢的人就是有喜欢的人。”

“祝他幸福。”

夏常安走了。我心里翻起了巨浪,夏常安说的没错,谌浩轩不会骗人。我脑子里不断重播着那句“他说他有喜欢的人了”。

他喜欢谁?一直暗恋他的那个班花?上次看到的他的邻居小美女?还是哪个我根本不知道的人?

我理不清头绪,脑袋一团浆糊,浑浑噩噩的直到第二天上学,谌浩轩很雀跃的过来问我嘟嘟呢,我脑子都糊涂了哪还记得什么嘟嘟。但我嘴硬,梗着脖子说,“不想带,为什么要给你玩我的狗。”

谌浩轩不明白我在发什么疯,好脾气的走开了。事实上我也不知道我在发什么疯。

中午食堂吃饭谌浩轩端着餐盘坐到我对面,我一看到他就脑子抽风,语气不善的抢话,“别别别,你和我坐一块儿让人看到不好。”

谌浩轩放下筷子,脸上浮现出愠色,“怎么就不好了。”

我其实话说出口就后悔了,特想抽自己一耳光,但一听到谌浩轩的声音又不受控的继续疯言疯语,“你想啊,要是你喜欢的人看到了有什么误会,这不是耽误了你吗。”

谌浩轩突的站起来,饭也不吃了,气乎乎的大步离开食堂。

我把餐盘里的饭菜全塞到嘴里吃掉,看着谌浩轩留下的餐盘,越想越后悔,越后悔就越气,气也不知道在气什么,整个人难受到快要爆炸,干脆把他的餐盘换到面前,将他的残羹剩饭全吃了个干净。

吃的太饱以至于我整个下午都瘫死状倒在课桌上。

课间小奇跑过来找我,看我的颓废模样,发问道,“隋玉哥,没和谌浩轩一起玩啊?”

我一个鲤鱼打挺,直勾勾的看他,“我凭什么要和谌浩轩一起玩。”

小奇被我盯怕了,“这…你们现在不是形影不离的嘛。”

我又砰地倒下去,继续瘫死状,并将该状态保持到树洞玻璃窗后。今天是树洞开业的最后一天,本想好好做生意,却被谌浩轩搞乱了心情,害得我只能瘫死状倒在桌子上收钱。

我脑海中一会儿浮现他运动会冲过终点线时笔挺的身影,一会儿又想到他在宫殿般的家里说“别可怜我”的样子。

我的心好像发烧了,时冷时热。


10

正当我忧郁时,没有一点点防备,他就这样出现,在树洞的外面,带给我惊吓。

“我是谌浩轩。”

我一屁股栽到地上,舌头差点咬破,半天爬不起来,索性就坐地上不动了。

是我幻听了吗?他来干嘛,难道夏常安说的那个人是真的,他要来配对?

好你个谌浩轩,哪个倒霉鬼被你喜欢上了,一定让小奇带着小弟们把他打一顿。

我咬碎了后槽牙,头顶冒烟。

外面谌浩轩沉默了一会儿,再度开口,“我喜欢隋玉。”

就像说“今晚吃什么”一样平淡没起伏。

救命,什么鬼。

日啊,为什么他说这种话也这么性冷淡啊?还能不能好了?日日日。

我嘴角一直咧到耳后根,咧得腮帮子发酸。如果有一面镜子在面前,我想我现在应该笑得像个弱智。

又是半天没动静,我实在按捺不住从收费小洞里偷看一眼,谌浩轩已经走了。

谌浩轩算你厉害,这叫什么表白嘛?而且五块钱还没交。

我在粉红小本子上一笔一划的记下:谌浩轩,配对对象隋玉,赊账五元。

又是一夜难眠,两天的心情却截然不同。

第二天我早早起床,穿了一套新校服,用吹风机吹了吹头发,照照镜子,满意的出门。

我头一回这么早到学校,大部分班级都没来人,走进教室一看谌浩轩竟然比我还早。

班上就我们两个人,时机完美。

我慢慢走近他,心跳疯狂加速。

谌浩轩抬头状若无意的说声早,要不是他手里的英语书拿倒了我还真以为他很淡定。

我笑着回了声早就回自己的座位了。

谌浩轩脸明显拉了下去,我偷笑,谁让你昨天把我吓一跳。

我把书包放下,拿出里面捂了一晚上的狗尾巴草,精准的扔到谌浩轩桌子上,“送你的。昨天对你态度不好,别放心上。”

谌浩轩捏起狗尾巴草,端详了好一会儿,转过头来,“道歉就送这个,有没有诚意啊。”

“不要还我。”

“我说不要了吗。”

谌浩轩像藏宝贝一样的把狗尾巴草收起来,我忍不住的笑。

“谌浩轩,树洞倒闭了,你得养我。”

“好啊,带上我的嘟嘟,晚上到我家去。”

“喂喂喂,我的嘟嘟好吗!”

“你的嘟嘟不就是我的嘟嘟…”

…好吧,我的就是你的,我也是你的。






THE END

评论(140)

热度(1691)

  1. 笔墨伺候正好来得及 转载了此文字
    莫名被这对CP萌到(≧▽≦)